作者:阿九

办完母亲的丧事后,庆生整个人都虚脱了一大圈,只感觉累,身心俱疲。从今往后,他就是没娘的孩子了,人生只剩归途,没有了来处。

临终前,母亲把她一辈子的积蓄——一张存折交到他手上,很费力地喘息着,“儿啊,娘要走了,你以后对媳妇孩子都要好好的,不要学那个人,知道吗?”母亲把父亲称为“那个人”,连名字都不愿意叫了。

庆生满眼含泪,颤抖着手接过那张存折,递给了身后的媳妇丽敏。丽敏打开存折,仔细地看了看,是一笔不小的数目,一抹喜色顿时涌上眉稍,但想想现在的场合,她又迅速地收敛了脸上的表情,低下头一言不发。

母亲又絮絮叨叨地说了很多话,庆生都一一点头应下,生命的最后一刻,母亲的语气突然急促起来,“儿……你记住……不要把我……不要……”声音到后来越来越小,庆生把耳朵贴到母亲嘴边,才勉强听清楚最后的话。

母亲还是走了,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憎恶和半生的心酸走了。

庆生伏在母亲身上放声大哭,涕泪横流。

办丧事的时候,庆生和丽敏发生了分歧。

庆生的意思是母亲一辈子不容易,生前最喜欢听戏了,请个戏班子好好地给母亲唱上三天三夜,好让她走得安详一些。

丽敏当即反对,“老土,现在谁家办白事还请戏班子?人家都是请歌舞团,弄个液晶屏幕,把咱妈的照片往上一放,下面再写上妈一生的故事,滚动播出,那才叫排场。”

庆生气得一拍桌子,“胡闹!家里办白事你请个歌舞团又唱又跳的,知道的说是咱妈不在了,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要娶媳妇呢。”

丽敏白了庆生一眼,“哟哟哟,还想再娶一个媳妇啊?别做梦了,这个家只要有我陶丽敏在一天,你就别想着换人!”

庆生被气得无言以对,干脆拉着她到了同村的舅舅家里,让舅舅给评个理。

舅舅知道了两个人的来意后,抽着烟沉默了老半天,才开口道:“庆生,你是不是手里不宽裕?要真是钱紧的话,你跟舅舅说,这个钱舅舅给你出了。”

“你娘嫁给你爹,那舒心的日子过得是有数的,碰上你爹那个不成器的,我打死他的心都有,你爹死了能全须全尾地进棺材,全是沾了你娘的光,要不是因为你娘生下了你,我早就神不知鬼不觉地把你爹给弄死了,欺负了我妹妹一辈子,哼!”

舅舅扔掉手里的烟屁股,接着又点燃了一支烟,“你娘一辈子不容易啊,为了你,吃了多少苦,受了多少罪,这些你都知道吗?临了死了,你倒好,想弄个破戏班子糊弄她,你还有良心吗?丧事办得这么寒酸,以后我们走到街面是要被人家戳脊梁骨的。”

,

Sunbet

菲律宾长滩岛旅游攻略最专业权威的媒体人搜集社会热点资讯,推送内容精准可靠,针对用户个性化需求,整合各界热点专题,以新媒体传播的方式挖掘最新最热门资讯,为您提供您感兴趣的新闻与生活内容, 涵盖了时政、财经、社会、教育、情感等全方位多角度的新闻报道分析,同时开拓您的眼界和思路,让您足不出户就能一揽天下。

Allbet Gaming声明:该文看法仅代表作者自己,与阳光在线无关。转载请注明:潍坊人才网:小说:母亲遗愿葬礼要从简,我为面子大肆操办,下葬时意外出现了
发布评论

分享到:

秦皇岛美食:IPTV频频拿下央视3568频道,有线电视步入危机了?
你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